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河源的博客

有您的支持,我会更加丰富多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连志军,69年生人。网名:河源。治黄工作者,高级工程师。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。中国诗歌学会会员。济南天桥区作协副主席。兼职《新世界诗刊》执行主编,《柳泉》主编,《左诗苑》副主编。出版个人专辑《眼神中的河流》。作品散见于《山东文学》《时代文学》《当代小说》《诗人》《世华文学家》《中国网络诗歌精选》《中国诗人现代文学集》《大众阅读报》《九诗人诗选》《新世界诗刊》《左诗苑》《山东诗人》《华夏文坛》《柳泉》》《新边塞》《甘肃科技报》》《世界华文作家》《中华作家》《新文学》《齐鲁诗刊》《创新周刊》等报刊、杂志及文集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执著的石头《左诗苑·五期》  

2010-12-02 15:12:17|  分类: 名师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宗川执著的石头《左诗苑·五期》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执著的石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读连志军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宗川

翻开湛蓝的天空

能够读到你的深邃

迎来无垠的大海

能够听到你沉稳的鼻息

品读一面海风

能够摸到你无悔的倾诉

所有的执着

都在生命的颠簸里

变得真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《鹅卵石》

 

      读连志军的《鹅卵石》首先让我想到了那些默默蹲踞在海边,江边,深山峡谷里的巨大的鹅卵石。

     这些石头孕育于天地混沌未开时,诞生在天崩地裂的瞬间,是山洪暴发,是海啸滔天,让它们开始了多舛的行程。一次次撞击,一次次粉身碎骨,风吹雨打随水走,撞击磨砺任我行。改的是型,不变的是质,是内心的坚实。正所谓:

石可破也 而不可夺坚;丹可磨也,而不可夺赤。

——《吕氏春秋·诚廉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 每一块石头都是勇敢者的记录;每一块石头上,都刻着天下之至刚与天下之至柔砥砺的齿痕。

      这一刚一柔的 颉颃,就是我们的人生啊!面对这些鹅暖石,常让我们想起人生的沧桑,世界的多变,人生孜孜以求的执著,那往往是带有悲剧色彩的执著。如这鹅暖石,在求索的路上虽已面目全非,却也依然是我。

读连志军的诗,会让读者感到有一股执著倔强之气扑面而来。如他的诗

 

《向晚》

    

相对的岸  遥望了太久

把手伸过去  你就会接住

这满目情深  只是在另一岸

会有多少颗眷恋的心

牢牢地抓紧你

……

而我  却要涉着你的目光

一步步  走近你

一山的空灵……

 

人生都有追求的彼岸,这种追求本身就是一种劈波斩浪的搏斗。连志军生于黄河畔,长于黄河畔,现在又做了黄河的守护者,正因为这份缘,让他对河,对岸,对石,有了化不开的浓情,有了哲理的思索。他把这种浓情哲思剪裁入诗,就有了力度,有了触手可摸的立体感。

水、岸、石,在他诗篇中的闪光。

我所以对连志军的这种浓墨重彩处有共鸣,是因为我也思索过写过这个悲壮的自然现象,只不过我是用歌词的形式来表达的。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女儿情男儿怀(歌词)

 

…… 我心如船走人间/一阵阵一朵朵的浪花/在我胸中席卷/一次次一回回的冲击/坚强了我的誓言/我不知道我的前方/男儿是艘张满风帆的船/颠簸在海天/顶过了风 穿过了雨/经过了浪滔天/ 屡败屡战 拼搏到彼岸/

    先说下,这可不算什么PK,这是惺惺相惜会心一笑的偶或相通。

当然,读连志军的诗,摸到的也不全是这种硬邦邦骨骼,也能触摸到他柔能绕指的衷肠。在《左诗苑·四期》,如:《粽子》、《吕梁湖》、《等》、《你的容颜》…… 喜欢他那些通感灵动的诗行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《左诗苑》的诗人方阵中,有两位诗友的话值得思索。其一是九章诗友的:

“给诗意留下痕迹,但不是一画到底,有隐蔽,也有流露的真迹,学习一下绘画的空白艺术绝对有益。”

他说的是为诗的技术面的问题。

阿鬼有句话是“心灵再自由些,语言再疯狂些。”

心灵的自由当指一个诗人的视野的广阔与敏感,诗思当在更多样的领域里驰骋。语言的疯狂,当指语言的深邃大胆,言之简练有物,让读者有更大的想象空间,收到更强烈的震撼冲击。我感觉连志文诗友的诗有的有些意像表达稍嫌有些重复,茂密,布白少了些。如我喜欢他的诗《七月流火》。这是诗人凭着诗人的敏感、良知,选择了一个独特的视角,对于现今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的问责。

 

七月流火啊

你看这满世界的热浪

翻卷着愚昧和短视的惩罚

而真正制造灾难的

总是把灾难  强加给了

这些无辜的人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七月流火》

        纵观全诗,语言表达还可以更精炼些,最后两节甚至可剪掉大部份,情感亦可更激烈深刻些。记得老舍先生说过,长篇小说有偷手,可以有一些闲笔,赘笔。千字文的散文就不成,要玲珑剔透,容不得一点冗杂,拖沓。呵呵,以下就是我说的了——那么诗呢,诗思可如喷泉,但其喷出来的却是结晶的冰雹,雪霰  钻石或者是迅忽划破乌云密布夜空的闪电——叫我们在瞬间看清了一切。

       再有,建议此文的题目改一下。

     “七月流火”典出诗经:《国风.豳风.七月》 “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”说的是秋天来了,天气转凉了。这里的“七月”说的是夏历“七月”,相当我们现在的八九月份。这里的“火”指的是星辰二十八宿中的心宿二,俗称“大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作者这里说的是公历七月,与典重合,容易混肴。

然瑕不掩瑜,我仍然为连志军诗友诗中的那种沧桑凝重,锲而不舍的人文情怀所打动。他是一块执著多情的石头——我们希望他这块石头能有些疯狂的凌厉之气。

阿鬼对我十分友好委婉的说:我不喜欢你的诗!

这一棒子就把我打蒙在诗歌殿堂的台阶上。那我就来门外谈诗吧,为你们打气叫好。“叫好”不到点儿上,就请诗人们海涵了。

最后,用连志军的诗作为此文的结尾吧,以此来表达我对诗人们的敬意:

 就要垂落陈年中的苍凉

青春  亮丽  繁盛

已成为空旷寂寥的倒影

……

即便落叶中的凄凉

传来一千次的离伤

我依然会一千次地竖起

世态炎凉中

为幸福高擎的希望

 

——《落叶中的秋天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磨坊书屋·10·10·19

执著的石头《左诗苑·五期》 - 宗川 - 宗川的文学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